七分醉 – 金缮修复心得 材料篇

发现材料之美

修复心得材料篇独立于工具篇,将主要介绍金缮修复中大部分需要运用到的材料,也是我本人长期修复过程中常用的一些材料,包括生漆(大漆)、金银粉类、漆灰材料(下地材料)、稀释清洗、推光楷清等几大方面。同样,这篇文章中只包含消粉工艺的材料,而丸粉研出工艺额外需要的将另文介绍。

开始篇、工具篇完成后,首先感谢大家的关注和鼓励,但和一些朋友的沟通中也发现了些问题,对于部分刚上手入门的初学者来说,可能显得略为复杂,有些朋友直接问我,怎么要这么多东西,这里想做一些说明,我的初衷是希望大家能严谨的对待修复,从严谨修复的角度上,虽然已经尽量简单介绍,但工具篇中所列的部分仍然只是其中一部分,而这些工具方面,可能因夹带了部分专业修复的工具材料、设备,可能对于初入门者,觉得门坎有些高,这个可以理解,所以单单从金缮修复方面来说,有些工具和设备并不是必需的,比如超声波设备、各种化学材料等等,又比如笔类,如果只是简单的上手学习实践阶段,象莳绘笔、专业勾线笔等等前期也非必需,有些工具同样可以待修复要求进一步提高时再准备,主要还是取决于不同的要求。

基于工具篇完成后一些朋友的反馈,材料篇我将尽量去繁从简,让更多初入门者可以更清楚简单的理解。而与工具类似,以下的这些材料只是我个人修复实践中常运用的,不同的修复者有各自不同的实践经验,在材料方面也会有一些差别,可相互借鉴参考。

金缮修复从工艺的角度,简单的说,即是将传统漆艺运用于修复,通过漆艺之美提升修复后的器物价值,也让修复后的器物更具美感。漆艺的材料之美,蕴含着漆艺的精神之美,天然生漆的深邃温润,加上金银的雍容华贵,因此,金缮修复很好的体现了技术之美和精神之美的统一,器与道的统一,完美之美与残缺之美的统一。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方面,当运用完全传统工艺进行修复后,更是天然环保、耐候性极佳,对于茶器、食器的修复尤为适合。

既然金缮运用了传统漆艺技法,我想应该还是要从“漆”开始,对于生漆的理解,每个人可能都有不同,比如我,开始对生漆的全然不知,到接触生漆,有一些害怕甚至小恐惧,后来喜欢上大漆,渐渐着迷于大漆,也是对生漆理解一个逐步加深的过程。当然对于博大精深的传统漆艺,现在接触到的仍是冰山一角,相信随着接触和学习的深入,对生漆还会有更新、更深的理解,也愿意和大家或漆艺界同行、前辈多多交流,多多沟通,多多指正,让自己更懂“漆”。

一、天然生漆

IMG_9289天然天漆,又名大漆、土漆、国漆,是从漆树上采割下来的天然液汁,属于我国著名特产,是一种优质的天然涂料,至今仍然没有一种合成涂料能在坚硬度、耐久性等主要性能方面超过它。因此,生漆又有“涂料之王”的美称,以下是对于生漆性能方面一些简单介绍:

1、干燥后的漆膜达到纯粹意义上的无毒,无辐射,无污染;是真正意义上的,而且也是唯一的绿色环保漆料;
2、漆膜具有优异的物理机械性能,漆膜坚硬,漆膜的硬度达(0.65-0.89漆膜值/玻璃值,而普通类合成化学漆仅为0.3左右)漆膜耐磨强度大,漆膜光泽明亮,且常用常新,越用越亮;亮丽典雅、附着力强;
3、漆膜耐热性高,在150度的高温下可长期使用;将涂有生漆的铁板在150度的高温下加热15分钟后立即投入20度的水中而漆膜不破裂,耐久性极好;
4、漆膜具有良好的电绝缘性能和防辐射,防静电性能;
5、漆膜具有强防腐蚀、耐强酸、强耐碱、耐溶剂、防潮、防霉杀菌、耐土抗性佳等。

了解以上生漆基本知识后,再说说生漆另一个重要的方面,也是很多刚接触生漆的朋友比较关心的一点:

关于天然生漆的过敏

天然生漆的主要成分是漆酚、含氮物和树胶质,此外还含有一定的水分和少量其他有机物质,而生漆中的漆酚即是使人体皮肤过敏的刺激物,大漆(这里所指为未干透的生漆)对人体皮肤具有极强的致敏性,0.001毫克的生漆即可使敏感动物产生皮疹,约千分之五漆酚含量的丙酮溶液即可使皮肤较敏感的人得过敏性皮炎,大漆中含有的挥发性的致敏物质,大多数人(近90%)的人初与生漆接触易得过敏性皮炎,或叫大漆过敏,因个体差异,程度有轻有重,俗称“漆疮”、“漆咬”、“中漆”,导致大漆过敏皮炎的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直接接触了漆液,致敏源是漆酚;二是蒸汽过敏,其致敏源为水溶性成分,它可随水蒸汽一同从漆液中蒸出,也能在室温下自然挥发出。

因此,大漆致敏源侵入人体(主要是皮肤)就会引起过敏性皮炎,不一定要漆液接触到皮肤,也可由它的挥发性致敏物通过空气介质与人体皮肤接触侵入。

虽然生漆具有此种致敏性,但大漆对人体的影响(患过敏性皮炎)主要局限在皮肤上,而尚未有发现对体内有明显的影响,所以实为生漆皮炎,其实并不可怕,而且,一般生过三四次漆疮后,体内会逐渐增加抗御力,产生抗体和免疫力,而且此种抗御力可遗传给子女,对大漆有免疫力人的子女对大漆过敏有很强的抗御力(即所谓遗传性抗御力)。另外,生漆实可药用,所以不应过分渲染天然生漆对皮肤过敏的毒害,但初与生漆接触,为了防止和减少突发性的反应,仍需做一些适当的防护:

1、工作场所应有较好的通风条件;

2、皮肤尽量不得与生漆直接接触,可在工作前在手脸等皮肤裸露部位涂一些植物油、甘油或防裂膏,必要时可戴上防护手套操作;

3、如皮肤不慎沾漆,可用酒精、松节油、樟脑油、植物油等立即擦净;

4、工作结束后,务必将手洗净;

5、一旦开始漆过敏,应暂时与工作环境隔离,不继续接触生漆,等基本痊愈后才可继续工作。

对于生漆、生漆精制及漆艺等比较完整的介绍,远远超出了本文的范畴,有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参阅有关更详细的书藉或资料。 此文只是介绍最基本的一些生漆知识(部分内容源于网络或漆艺相关书籍),以及在金缮修复中涉及到的部分。

以下几种生漆以及精制生漆将根据生漆在金缮修复一般传统工艺流程中的顺序进行简单介绍。

 

净生漆或底漆

净生漆即精制生漆,根据漆酚含量及用途,有下等、中等、上等生漆之分(注:楷清漆也属于精制生漆,属于上等生漆,根据用途,放在后序介绍),这里的下、中、上等并非指生漆质量(请避免将下等生漆误认为是劣质生漆),主要按产地或加工方式造成的漆酚含量差异而分,也和用途相关。

下等生漆(如下图):

IMG_0740

以5分以下的原料生漆经棉滤或布滤,并加水、加渣油或炼制其他推光漆等精制漆残留等各种成分充分融合制成,也可称底漆,主要用于底胎初步加工,燥性很强,价格比较实惠,性价比很高,在金缮修复中主要作为调制漆灰(用于补缺或粘结)使用,也可用于表面封护(详见博客中相关文章)。

中等生漆(如下图)

IMG_0738

中等生漆是根据漆液产地,选5分或以上的原料生漆,经棉滤后即可,在金缮修中和下等生漆用途类似,主要作为调制漆灰或用于表面封护等用途。

具体净生漆在金缮修复中用于漆灰调制等的操作细节,将在操作心得系列相关部分作详细描述。

 

黑推光漆

即指黑漆,黑漆俗称为黑推光漆(推光漆意指有硬度、耐推光之漆),用途很广,由特定产地的原料生漆经棉滤、晾制、搅拌,并加入3%-5%的氢氧化亚铁(日本喜好加入铁粉,越南制黑漆则喜好用铁棍搅拌),并继续晾制、搅拌等多道工序而精制而成。

黑推光主要用于中涂、面涂或装饰描画。在金缮修复中主要用于中涂使用,如不上金,也有直接使用黑漆并经推光等相关工序作为修复表面。

有部分人觉得中涂黑漆可有可无,但实则中涂黑涂非常重要,中涂漆附着在底胎表面,可以填补底胎一些细微的孔洞(大的孔洞不能依赖中涂黑漆来填补,刷漆始终需要强调薄匀,漆层一厚,则易起皮起皱,导致不良影响)或磨痕,同时又增加上金漆的附着力,漆在漆上,附着力更加好,所以中涂漆起到一个很好的承上启下的作用,个人认为不可或缺。我一般修复操作过程中,会至少刷涂二至三道的中涂黑漆,每一道都需待干透后进行水研再施下一道,在经过二三道的中涂黑漆并水研磨平后,可以形成非常光洁和平整的漆面,以充分保证上金后的效果。

下面简图即二道中涂并经研磨后的表面,微距拍摄,其实肉眼及手摸已经非常齐平光洁,已经满足上金要求,如有必要可再上一道:


IMG_0119

 

黑推光漆我习惯使用漆厂提供的未稀释的漆,每次绘漆时,用樟脑油稀释至自己喜好的稠度并再经一次过滤后使用,以下是操作的一些简图:

IMG_0012IMG_0019 IMG_0033

 

朱红推光漆

IMG_0749

注:朱红推光漆区别于传统意义上的红推光漆。对于红推光漆这里不作更多的描述,有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参阅有关书籍资料。

朱红推光漆,即金缮修复中经常看到的红漆,主要作为上金粉、银粉使用,主要精制办法为使用上等的透明推光漆,并加入经水飞法处理后的朱砂粉末充分混合并过滤制成。(水飞法为中药学术语,具体不在此文介绍范围,可参阅相关资料。)

使用红漆作为上金漆从另外一个角度,是因为红漆与中涂黑漆有很强烈的色差,绘漆时可让人更直观清楚的知道是否已经完全覆盖中涂黑涂。

这里简单说一下大家常提及的金地漆,为什么我不用这种金地漆来作为上金漆,主要原因是传统意义上的金地漆为延缓干燥速度,后期会加入比较多的熟桐油(广油或明油),特别稠、特别黏,即使稀释后仍不易下笔,不易刷平,而且干燥很慢,看似表干比较快,但表里完全干燥比朱红推光漆或揩清漆作为上金漆要慢上多倍。这种金地漆主要是用于大范围的佛像或雕像上金贴金,用相对硬的漆刷,可以有充分的时间保证可整体上金,而金缮修复中大部分为小面积的上金,用这种金地漆就不太适宜。当然这也只是我个人的习惯和喜好,仍有部分朋友会使用金地漆。

 

楷清漆

IMG_0744

楷清漆也可称上等生漆,福州地区称提庄漆,在日本还有一种称呼叫“生正味”,一般是用6分以上的原料生漆,经粗滤、中滤、细滤,并经搅拌蒸发少量的水分制成,介于生漆与熟漆之间,是一种半熟漆。

为什么把楷清漆放在这里,一方面是因为我个人的上金习惯,除了用朱红推光漆,我还喜欢用楷清漆加天然矿物色粉混合并经再次细滤后作为上金漆,这样的上金漆因为不含其他油类(桐油等),稠度刚刚好,易下笔,易刷平,同时不需添加樟脑油等进行稀释,可以保证最合适的时间进入半干(上金的最佳火候)状态,一般我实际中大部分在一个半小时左右即可上金,这样也让我能较好的控制数量和时间,我一般六、七个一批一起上金,绘好最后一个,洗好笔,喝几杯茶,再等一等,即可去试漆准备上金,如遇绘漆时间比较长的器物,则适当控制时间和数量。

楷清漆在消粉工艺里还有一个用途是上金后进行罩漆,而在丸粉工艺中楷清漆运用会很多,包括固粉、胴擦等使用楷清漆。

 

透明推光漆

IMG_0752

注:一般拿到的透明推光漆会比较偏稠,需要稀释后使用。

透明漆其实也属红推光漆(非朱红推光漆),所谓透明只是相对而言,比红推光色浅、略呈透明状。好的透明漆对原料要求很高,需要使用7分以上的原料生漆,并经棉滤、晾制、搅拌7-8天,并视情况加入适量“藤黄”制成。

透明推光漆主要用于罩明,纹色明于外、莹澈见底。当然这只是漆艺资料上的说法,而在金缮修复中,我虽然一般也习惯使用透明推光漆在上粉来做罩漆,但透明推光漆干透后是偏红的,而且很红,所以这层罩漆要做到非常稀薄,而且均匀,相当于拭一层“漆气”(揩清和推光里的常用做法),否则待罩漆干透,极容易造成金像面整体呈暗红,如不均匀则红黄不一。

 

生漆是金缮修复的基石,虽然我只做了一些很简单的描述,但这部分仍然占用了较多篇幅,关于金缮修复中我所运用到的几种漆,大致介绍到这,这几种漆修复当中的具体应用细节,还会在操作心得部分中详细描述。

 

二、金银粉箔

因在此文中只涉及消粉工艺,所以着重介绍消粉,金丸粉将放在后续文章中介绍。而目前我并未在修复中运用金箔银箔,暂时略过不做介绍。

目前在消粉工艺修复中所使用的即是“纯金消粉”(这里所指纯金并非指理论上100%纯度的24K金)、银消粉,均来自日本。

纯金消粉

 

IMG_1991

用于消粉金缮的纯金消粉,这里的纯金并非指理论上100%纯度的24K金,在日本漆艺莳绘中,金消粉按颜色及金纯度有1号色、赤口、上色、常色、水色5种之分:

根据颜色和明度按以下顺序:

“赤(明亮,偏红)->青(青味加强)”

1号色 > 赤口(2号色)> 上色(4号色)  > 常色(三歩色)  > 水色

虽然没有很正式的检测报告,只据漆行提供的一些介绍,这5种粉的金纯度大致为:

1号色    >=  98%

赤口      >=   97%

上色      >=   96%

常色      >=   75%

水色      >=   70%

不同的纯度下面,金消粉表现为不同的颜色,在漆艺和莳绘中会有不同的运用。

上色的金消粉,颜色最接近金箔断切面,也即常见的黄金色,所以在目前的金缮修复中,也最常用:

IMG_0626

注意:金银消粉未使用前,都是呈暗色,只有在上粉时用真棉敷擦过程中才会显亮。

我平时大部分时候用上色,有时候也会用赤口,虽然用的不多,赤口效果上稍微比上色偏红一些,整体质感比较接近金丸粉,以下是赤口与上色未使用前的一个对比,在粉末状时可能看不出太大的区别,给大家做个参考:

IMG_0622

而1号色、常色、水色我没有在修复中运用过,有兴趣的朋友可以一试,1号色比较红,而常色水色呈现一种青金色。

常色金消粉:
IMG_1985

1克装的金消粉比较经用,但前提是掌握娴熟的上粉技巧,一般我1克装的金消粉可以修复多至二十来个器物,当然是一般是中小面积,如果遇到一些大面积缺失的器物,半包粉甚至一包粉用在一个器物上都有过,这种时候就得考虑成本了,而平时我基本只考虑所花功夫,金缮修复无论修复部位大小,要修出好效果,都是比较花功夫,遇到一些修复部分不规整、型比较复杂的器物,耗时耗心耗力,一点不省心。

注意:金消粉非常细目,上粉时请务必关闭门窗,同时特别注意空调、风扇等出风口,上粉时为防止说话或呼吸造成吹气,也应戴上口罩。手汗手潮很容易造成金消粉大量吸附浪费,所以上粉时请戴上手套,我一般右手单手戴手套。

以下是金消粉上粉示例简图,在工具篇里同样有提及,详细的操作描述将在操作心得系列中进行:

IMG_0162 IMG_0167

 

 

银消粉

IMG_0632

 

IMG_0759

注:消粉在未使用前均呈暗色,只有上粉后才显亮。

银消粉细度和金消粉几乎一样,只不过是银色,虽然上过很多银消粉,但一时居然找不到一张器物修复图给大家参考,只能等以后另行补充。银消粉份量足,一般有1克装和4克装,价格很实惠,所以作为练习实践极为合适。等掌握技法后,再使用金消粉作为实际修复。不过银消粉我也常运用于淡色釉或大面积补缺时使用,效果很不错。

注:建议尽量不要使用化工代金粉作为练习和修复。

 

三、补缺及粘结所用漆灰材料

漆灰材料主要用于与生漆调合,作为底胎的腻子用于补缺,或作为粘结用途。我把补缺与粘结的材料放在一起介绍。

补缺用灰

底灰与生漆调合,可作为底胎腻子,用于补缺,古人用料较奢侈,会用角灰或骨灰,角灰即牛角灰,骨灰即兽骨灰,还有鹿角霜(灰)等,现今均不易得,已经很少用。现在较常应用的是瓦灰、河砂、土粉等。

不同的材料干透后的腻子,在硬度、耐打磨性、致密度等方面会有所差别。

灰的运用有一个特点,越粗的粉作为漆灰腻子,干的越快,特别是大面积补缺时,但干透后会有更多的孔洞及缝隙,一般后面都需要用细目的粉通过多道填灰,以保证底胎的平整度和光洁度,而越细的粉大面积堆灰时则非常不易干透。

注:调制漆灰作为补缺时,是一个由外到里缓慢的干燥过程,表干不等于内干,所以需要给漆灰一个充分的干燥时间,同时必须保证荫室温湿度,小面积(小指甲或以下大小)我一般至少干燥四到五天,更大面积的漆灰,为保证干透,7-10天是一个保守的时间,尽量避免大面积(大拇指或以上大小)的漆灰一次性进行补缺,干燥时间将会很长,甚至里面会永远干不掉,这种情况下应该进行多次中小面积的堆灰。

瓦灰

IMG_0508

瓦灰可能许多人最常使用,取之于砖瓦碾成的细粉,根据粗细度,有粗灰、中灰、细灰之分,一般大面积堆灰时可用粗、中灰,小范围或后期填补孔洞及缝隙则用细灰。虽然瓦灰价格实惠,份量足,但我用过几次后就不在用了,主要原因是瓦灰生成的底胎,硬度偏低,内里也较松脆,虽然比较好打磨,但总是脆脆的感觉,但也可能原料关系,或者本身如今的砖瓦已经质量大不如前。因为已经不在使用瓦灰,所以暂时没有提供操作简图。

砥之粉

IMG_9666

IMG_8388砥之粉来自日本,我平常一直都用这个,砥之粉也是日本漆艺中的常使用的底胎材料,据资料介绍,砥粉是石头风化后,自山上冲下取上层粉灰经过细筛而来。根据不同颜色的山岩石粉,砥之粉有白、黄、赤几种,细度基本都在250#左右,只是颜色上有些区别,砥之粉作为漆灰腻子干透后,硬度适中,同时也相对容易打磨,但可形成很致密平整的表里,砥之粉一般是自然的块状及粉末状混合,块状物经碾碎后即可得细粉。

砥之粉漆灰腻子调和简图:

注意:调和漆灰时,粉用量其实很少,比如砥之粉,一小颗与生漆调合后,即可用于许多的补缺,注意避免浪费。

IMG_9669 IMG_9679 IMG_9683 IMG_9686 IMG_9696 IMG_9698 IMG_9702

砥之粉漆灰腻子补缺干燥后及经多次填灰打磨完成后的简图:

IMG_9608 IMG_9611

IMG_0003

关于漆灰调制的详细描述会在操作心得系列中进行。

地粉或黄土粉

IMG_8395

来自日本的地粉,这个地粉比较粗目,大概在80#左右,我一般较少使用,虽然大面积堆灰时会有一定优势,但这种粗粉干燥后因孔洞缝隙偏多,反而也因后期需要更多道的填灰造成时间及精力上的浪费,遇一些大面积的补缺,我一般选择用砥之粉做多次堆灰,粗目地粉偶尔用之。

瓷粉

IMG_0509

在修复过程中,对各种工具和材料我都会尽量去尝试使用,以希望找到更适合的工具材料。瓷粉也可作为漆灰腻子,以前也用过200目和500目左右的瓷粉,但已经束之高阁,瓷粉作为漆灰腻子干透后的硬度实在太大,一般的砂纸很难进行打磨,会有崩溃的感觉,更重要的是硬度虽大,但却仍然不够致密,试用过几次后,还是放弃使用。

以上是一般常用的作为补缺材料的底灰选择,更多的诸如角灰、骨灰类的材料,因取材不易,加上自己也未尝试过,在此不作介绍。

用于粘结的腻子材料

IMG_9770

注意,以上介绍的用于补缺的底灰,虽然与器物破损粗胎处有比较大的结合力,但并不能做为裂缝粘结用途。

使用米粉、面粉、糯米粉、米糊,加水混合并与生漆调合后,可作为粘结用途,称“生漆面”,日本称“麦漆”或漆糊,这种漆糊用于粘结并干透后,有非常大的粘结强度,甚至超过环氧树脂AB胶,但却只能作为粘结用途,如果作为堆灰补缺,可能永远都干不透。

以上所述几种粉类作为粘结,至少从我个人使用上来讲,基本差别不大,也不一一单列说明,反正粘好干透后都难以挷下来,强度都足够,要说差别,顶多也在于干燥时间上和制作方法上,特别是米糊,日本一些漆艺资料里经常都看到使用米粉,经熬煮成米糊后与生漆调和后用来粘结,从传统的角度来讲,米糊应该是绝佳的材料,但制作上实在有些麻烦,我试过几次,一是可能耐心不够,再者也不擅长熬米糊,总是熬不好,后来还是放弃了。糯米粉是比较好的一个选择,但糯米粉过细,干燥时间上比其他粉要更长,最后用下来,还是面粉最好用,现在我几乎都用面粉,但面粉里高、中、低筋之粉,用过最适合的是中筋粉。这些粉超市里随处可见,大家也可以根据个人喜好,多多尝试。

注:使用漆糊用来粘结时,干燥时间比补缺的漆灰腻子要给的更充分,一个主要因素是粘结时的裂缝都会比较小,粘结压紧后,内里已经基本与空气隔绝,所以保守起见,我一般都用至少7-10天来进行干燥。

以下是我使用中筋面粉调制漆糊用来粘结的一些示例简图,更详细的操作描述会在操作心得部分进行。

IMG_7704 IMG_7707 IMG_7709 IMG_7710

IMG_0436 IMG_0445 IMG_0460

 

四、稀释清洗材料

樟脑油

IMG_9807

樟脑油从天然樟树中提取,挥发性较慢,入漆可平刷痕,是大漆最理解的稀释剂,同时也可作为清洗使用,我个人稀释大漆都用樟脑油,同时洗笔、润笔、擦洗调漆盘、擦洗皮肤沾漆等清洗工作也都使用樟脑油。在操作心得部分中,会有很多地方提到樟脑油。

但使用樟脑油稀释大漆时须注意,如果用量过多,会影响生漆的燥性。

松节油

IMG_9810

松节油从松树中提取,挥发较樟脑油快,也适宜做稀释剂,但效果逊于樟脑油,松节油挥发后会有黏性成分,不适合作为清洗用途,以前买过昂贵上好的进口美利松节油,使用一段时间后,受不了那种到处弄得黏黏的,从此没在使用,当然这也只是个人因素。

 

无水乙醇(酒精)

IMG_9813

注意,图中的丙酮并非用于大漆清洗。

无水乙醇,即酒精,挥发非常快,不能作稀释剂,我一般作为清洗剂使用,但为防止伤害笔毛,不用来洗笔,主要清洗如大量残留漆液的调漆碟、调漆盘等,皮肤沾上漆液时也用来擦洗皮肤。

橄榄油

IMG_9848

我一般使用上等的橄揽油(属不干性植物油)作为护笔使用,每次绘漆结束,用樟脑油彻底清洗干净后,如果几天或长期不用笔,就用橄榄油来润笔,以更好的保护漆笔。

婴儿按摩油

IMG_9830 IMG_9837

既然是个人心得分享,也顺带提一下这种天然油成分的婴儿润肤按摩油,是我平时用来擦洗皮肤用的,挺好用,既能清洗手上、皮肤上的大漆,又可以润肤。

 

六、揩清推光材料

揩清推光是漆艺中很重要的部分,但此文只涉及消粉工艺,所以这里所指推光为罩漆后进行的最后一道工序,本身消粉金相面已经非常细腻光洁,加之这道罩漆要求很稀薄,对揩清推光的要求并不高,没有特别要求下,我只做一道罩漆,并直接进行推光,如果有更高要求,可多次进行揩清、退揩、再推光。我一般常用脱脂棉或绵柔的婴儿湿巾(吹干后)沾菜籽油(同属不干性植物油)和小麦粉进行简单推光,以下为示例简图,详细些的说明将在操作心得系列中进行:

IMG_0353 IMG_0354 IMG_0359
IMG_0366 IMG_0372

 

金缮修复中我常用的一些材料,基本已经介绍完毕,研磨材料已经放在了工具篇中。

在后续的操作心得系列文章,这些工具和材料的运用大部分都会有一些较详细的描述。

如文中有疏漏和不当之处,会后续进行更新,但只在博客上进行,希望大家多多关注,博客地址 www.qifenzui.com。同样欢迎大家与我微信或电话交流:13305719315。

 

 

七分醉 | 吴荣强

2015年9月12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