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缮与茶道

DPP_0195

看过一些关于金缮和茶道的文章,颇有感触,也想说点自己的理解,自己对茶道并无太深的研究,理解的可能略清浅。

金缮与茶道确是不能孤立开来,金缮从精神面来说,就源于茶道精神,最早就用于修复破损的茶具,以大漆修补,应用漆艺的技法,大漆本身具备纯粹环保及优异的耐久耐潮耐高温等物理特性,再者金银贵金属本就可当食器,修复的的茶碗即可放心的直接用于喝茶,这一点是传统古陶瓷修复是很难做到的,原色修复需要用到大量的化学配补粘合材料,上色和釉补都需要应用合成漆、化学材料。从修复效果上来说,高品质的原色修复展现的是一种近乎完美的效果,而金缮展现却是另一个看的见的表达缺陷美的形式。

「完美是一种美,未竟亦是另一种美,残缺之美」,日本茶道文化就有七大美学:缺陷、简素、枯槁、自然、幽玄、脱俗、静寂。茶道欣赏残器、缺陷之美,残缺就被视为一种美的表现形式。中国作为茶文化的起源,与茶道文化同样有相通之处。金缮做为一种看的见的修复,与茶道文化密不可分,精神面上,茶道追求精神上的「一心」,宣导面对现实生活的不完美,并欣赏缺陷,甚至为了体现这种缺陷美,茶道中的茶碗,不论造型与色彩,都可常见到不均衡对称的瓷器。而金缮修复也正很好的符合了这一精神。

说到这里,也想说说自己,身边亲友常说我这人有时完美主义甚重,自己觉得确实是有点,凡事都要求完美,有时也让自己挺累,特别是从事修复工作,完美主义有时就是一种自虐,真的深有体会,所以「以完美之心之工,待不完美之事之器」,希望是自己对工作对生活的一个态度,但同时也告诫自己,很多事情做不到完美,要坦然一些,只要用心尽力为之。

 

发布者

七分醉 | 吴荣强

沉浮于尘世中,免不了俗,脱不了凡,唯多了一份坦然,虽已不再简单和清澈,所幸身仍正、心仍热,人亦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