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大漆为伍

之前有介绍过,金缮从工艺角度上来说,可属于传统漆艺范畴,而这里所说的漆,并非现在人们观念中的化学漆,却是「天然生漆」,说起生漆,就有太多东西可讲,而在我看来,生漆最珍贵之处莫过于它的环保性,生漆纯天然,没有添加任何化学用品,也不会对人体产生危害,这种特性在如今环保问题日益严重的社会显的弥足珍贵。

生漆干燥后有真正意义上的纯粹环保,但未干透前的生漆却对人体皮肤具有极强的致敏性,也被人们称之为“漆毒”,或叫大漆过敏,也俗称“漆疮”、“漆咬”、“中漆”,这种特性确实让人难以理解,而且厉害的是大漆的致敏物质是挥发性的,也就是说不一定要皮肤接触到漆液,大漆在干燥过程中挥发的致敏物(致敏源即漆酚)通过空气传播侵入人体,绝大多数人(至少85%以上)就极易过敏,过敏程度有轻有中有重:

轻的脸面、手背、手指肿胀发痒,起疹子;中的面颈、四脚红肿,起水泡,奇痒,焦躁不安,还会出现发烧等症状,重的据说面部肿大、眼睛肿的都睁不开,全身肿块并有密集水泡或大水泡,奇痒难忍,感染溃烂流黄水,治疗后都要换一层皮,但这种重度反应并不多见,仅占千分之几。

在我开始金缮修复,最初接触大漆时,自己原先就有过敏史,刚开始时还有些小心翼翼,但一段时间后,貌似一切相安无事,天真的以为自己属于大漆过敏免疫,不禁窃喜,还以为因为常吃过敏药,可能有抗体了,却没想最终还是没逃过漆毒,在接触大漆大概一个月后(应算是潜伏期了),手臂、脖子、耳后开始出现了明显的过敏反应,一开始不算严重,出现一些丘疹、红肿,自己也并未太去在意,以前过敏习惯了,随便吃了点药,想着很快就能抗过去,也没停下。但没过几天,就全面爆发了,算是属于中度反应,但已经让我尝尽漆毒之苦,几十年来第一次发生这么严重的过敏反应,手臂手背全是水泡,奇痒无比,不抓受不了,愈抓又愈痒,还会破,最终还是没抗过去,听医生话,先远离致敏源,停工了将近一个月。虽然渐渐平复,但在此后大概半年多时间里,虽然没头一次这么严重,但断断续续,漆咬始终如影随形,直到现在才感觉基本已经有抗体了,我想我身体已经过了漆毒这一关,最重要的是心理上已经不再俱怕大漆,反而越来越享受与大漆为伍。

发布者

七分醉 | 吴荣强

沉浮于尘世中,免不了俗,脱不了凡,唯多了一份坦然,虽已不再简单和清澈,所幸身仍正、心仍热,人亦善。